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华大学学生记者团

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

 
 
 

日志

 
 

最浪漫的事  

2016-04-08 15:12: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生记者 程水芳

妈,你快来接我,我在老车站门口等你来!拒绝了妈妈来接我之后,我还是打了电话给她。

妈妈的回答里边带了很多语气词,语调轻快飘扬,她不喜欢下雨,平常的阴雨天气她说话都不是这样的。然而我并不能因此感到多么高兴。

回家之前,我就已经做好了巨大的心理准备,准备好迎接家里的暴风雨。每次回家的前几天都是其乐融融的,越到后面便越发教人不能忍受。喋喋不休,唇枪舌战,发不完的脾气和吵不完的鸡毛蒜皮。

回来的这天老家下着小雨,等了十几分钟,妈妈还没有来,在汽车站门口竟然也打不到车。有点懊恼,便拖着行李箱先走了。行李很笨重,中午时分,在路旁店铺的大音响混着车流滴滴哒哒的车喇叭声里感觉到渐浓的年味。

走得快到家了,才看见妈妈从那个人潮拥挤的路口里出来,撑了把伞,气喘吁吁。穿着去年冬天买的那件我说她穿着很好看的棉袄。明明那一刻很心疼她,话一出口却不是这样。

妈你怎么走路来了呀!你这样怎么帮我拿东西呀?叫你来接我就是想你可以帮我载东西嘛!

妈妈一看清我的脸后脸色立马就变了,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直愣愣地给了我一句在大学里你什么样我不管,回家了不要给我涂那么显眼的大红色口红。她的鼻子因为街上的干燥冷气而变得生红,眼睛故意不看我的表情,目光直接落在我的行李上,要接过去。

一路无话,我执意自己拉着箱子,妈妈在背后帮我挎着我的包走得挺慢,完全不在乎和我拉开了好一段距离。我在前面等她她也当做没看见。

我知道她是生气了,可我一时也不想说什么。

回到家,妈妈直接去厨房下了碗鸡蛋青菜面条,拿起筷子的那一刻的感觉无法形容,大概只能说幸福得无以复加吧。我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吃过这样香喷喷的面条,没能吃到一个这样大的鸡蛋,没能蘸上一点这样香气四溢的辣酱。好好好好好好吃啊!讲这句话时配上我那经典的表示享受的表情,对我妈的杀伤力不一般。这句话出于讨好也出于真心感受,我当然不舍得放过这样一个机会去和妈妈心平气和地解释刚刚见到它时那不好的语气,和为了漂漂亮亮地见她而化的妆。

一碗这样的面你就享受成这样,你在学校里吃的是什么呀你,总是要你好好吃饭好好吃饭,规律一点,吃好一点,也不要舍不得花钱,喜欢吃什么去吃就是了,不要委屈了自己。她的眼里竟有星星点点的泪意。哪里是在外面吃不到好吃的东西,只是因为比起妈妈做的东西,什么都逊色了。不在家时连吃个蛋,都在找有没有一点点家里的味道。

妈妈对孩子会有多高的期望?不过是希望孩子在外面时也能平平安安,希望孩子能夸几句她做的新学的美食,希望孩子在吃妈妈做的菜时来好几碗饭都不嫌多,尽管东方审美观以瘦为美,她还是希望可以把女儿养得再胖几斤。

我记得我初中的思想政治书上在谈及与父母的相处时说过,要懂得欣赏父母,有适时的赞美。

这是真理。

既然对家人以外的人我们总是极尽宽容之能事,等人可以在深夜的田径场等上一两个小时,解释一件事情可以来来回回地解释好几遍,礼貌性的谢谢你一天可以说无数次,那何尝不能把这耐心分给亲情一半?亲情不需要客客气气,都是需要一声肯定。

我们都喜欢表扬,妈妈也一样喜欢。她今天戴了副新耳环,睡了个好觉气色红润,穿了件新衣服,都要来一句赞美。拍马屁在这里简直不需要学问。

在家里的这些天一直和妈妈相处得很好,一反从前。原因是我学会了克制脾气,而妈妈本来就是个脾气很好的人。只要在决定什么事之前和她商量商量,说话的语气轻一点,就可以很好。原来原因一直在我。

为了我这趟短短的回家,妈妈提前把我的枕巾床单什么的全部洗了一遍,听妹妹说她很久以前就已经开始倒计时我回家的时间。我不知说什么好,只是告诉了妈妈,家里的被窝比没有她的地方的被窝,暖和了太多。

不吝啬地给她最衷心的赞美,是我做过,最浪漫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