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华大学学生记者团

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

 
 
 

日志

 
 

青春忆华莲  

2014-03-21 22:28:01|  分类: 美文分享(文艺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春忆华莲 - 南华记者团 - 南华大学学生记者团

学生记者  李慧

       莲之清清,田田其荷。出淤而净,浴浊而清。

       莲之幽幽,沉泥于茎。娇不妖而洁自馨。

       还记得,我们都爱莲;还记得,我们最爱莲。

       小时候,爸爸是天,爸爸的言论即为真理。他说:“莲,是当之无愧的花中君子,它正直、高尚、圣洁。不与万花争春而独立塘中,不与百俗合流而独放莲馨。”于是,我们都爱上了莲。

       我们爱莲的叶,爱它的碧如翡翠,滴水晶珠;我们爱莲的茎,爱它的中通外直、不蔓不枝;我们爱莲的花,爱她的淡如西子、濯水不妖。

       似乎,我们还爱上了莲的根,待莲花羞走,待莲荷休憩,莲子落尽,池水放低。我们会挽起衣袖,扎起裤管,去塘里摸藕。总记得你那脏兮兮的小手,你高兴地摸起一根泥乎乎的大白藕,忽闪着两只亮若星辰的大眼,你狡黠的笑着:“姐姐,给你吃。”然后猛地扔过,泥花溅起,飞落了我一脸,你得意地挑眉看我,又不住的大笑:“哈哈,哈哈,姐姐不美咯,姐姐不美咯,姐姐是只小脏猪,哈哈……”还记得,我当时很不服气,我拿泥团扔你,你飞快的躲闪着,一不小心,就扑到泥里,变成了小泥人。那时候,你会皱起鼻头,嘟起小嘴,然后把手一背,撇过头就啪嗒啪嗒地掉起眼泪,好像我老在欺负你,很委屈似的。

      我们也曾有小儿无赖,在溪头卧剥莲蓬;我们也有过最美流年,我们一起看鱼儿嬉戏,看蜻蜓点水,看露点烟汀……

      那一年,花曾开落,我们欢乐纯真,而那一年,花开半夏,我在,花在,而你的笑脸不再。命运之神跟你开了个大大的玩笑,才给你一个圆满的家庭,让你感享温馨又给你晴天霹雳,一切都那么突然,那么的让人猝不及防。无情的车祸带走了你无尽的梦,夺走了你的双亲,夺去了你的情。灾难,带走了你的一切,带走你似火热情回赠了你无尽的冷漠,带走你无暇的欢乐带走了你的笑。黑暗徒留,哀愁尽发,你像只受伤的野兽,目露凶光,带着仇恨,带着绝望,带着愤怒,也带着不甘。似乎,你丢了眼泪,丢了热血。从此,你不会哭,不懂哭,不知道哭,藏在那无人的角落,独自地舔舐着伤。

       黑暗给你披上了黑色外衣,制造了淡漠的疏离;冷漠也为你筑起了顽固心墙,像决绝的封闭。那个调皮的妹妹已然不再,那个纯真,活泼的莲华渐然远去。我知道,你不再爱。做了六年的孤儿,才有过美好就被抹去,你恨命运不公,你恨苍天无眼。多少年寻寻觅觅你找到了父母,而为何一年的欢乐都永远只是曾经。多希望时光永驻,你还是那个你,那个在泥塘里撒泼无赖的你。

       如今,十几年过去了,一切都变了,所谓的联系方式也变了,我开始没了你的音讯,我开始听不见你的声音。

       那一年,你寄人篱下,你随风走了,再也没有回来。那一年,你走了,再也看不见莲花开。

       都说那最美不过流年,过去的那一年,我们是美好的。我坚信你没有忘我,那飘然逝去的只是曾经,而当下,我在寻你,我们有未来,我们还会有重逢……

        岁月静好,美景依然,莲花依旧,在一片苍茫的翠幕间,依稀,一朵午荷迎风立。

        莲华,你在哪?千言万语,我只想问你好不好,“你,好不好啊?”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