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华大学学生记者团

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

 
 
 

日志

 
 

桃花祭  

2014-12-14 09:32:58|  分类: 美文分享(文艺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一季,春季,我与你相识,你离我而去。
                                                                                                     ——题记

桃花祭 - 南华记者团 - 南华大学学生记者团

                                                                                       学生记者  王丽芸
         河对岸的桃花开了,火红一片,是血染,还是朱砂相扮?你却轻轻抚着怀里的老猫,轻若未闻般,道,不过是惹了深谷里那株梅花妒。
                                                                         一
      一个深冬的雪月,备受冷落的姨娘将我捡进了这座深宅。老人们道我只是一痴子,宅里的女儿都是女红能手,能为宅里所用的。而我,只勾得了艳桃花。
    及笄那年,拾我回来的那个姨娘越发疯颠,管家将我囚于宅院之中,他怕我像姨娘一般,绣不出锦缎却心志迷失。
    或许一颗心太过敏感,或许是向往着宅门后的世界。及笄的前一天,我翻了墙。
    流浪于世间却发现世界并没有书卷所述的美好,走了多久,鞋子不知去向;“心善”的乞儿偷了外袍;“热情”的农妇将我驱逐出村;寒冬里没有暖和的稻草屋,路上太多尖锐的石子,太多伤人的荆棘。
                                                                         二
    那是一个怎样的日子。我浑身褴破,血混了刚化不久的冰流,倒于桃树之下。初春的桃林,寒气袭人,我怕是要身祭了这片桃林。合上双眼,瑟缩着身体,也罢,也罢,不被期望之人逃出宅门,又能奢望天下的怜爱吗...
    这时,你从对岸而来,一身艳红衣裳,长发束于脑后,挎一小篮,采满篮新生桃朵。一转身,裙裾扫地,带起的便是一场风华。你向我走来,站定,凝眸而视,道:”可怜啊,随我走罢。”于是,你搀我到了对岸,你的竹屋。
    除了身血肉,我一无所有。从那刻起,我竟想着,以后该与你共度。花开叶逝,叶生花落,霜雪凝阁,一年光景,你依旧淡妆红裳。茶室识字,桃下练琴,院池墨画,铜镜眉妆,你身所长,皆教我涉习。许是我心底的恐慌散去,竟把你的一身学了大概,或许彼岸人来,也以为是双生花罢。
                                                                           三
    是一种希冀么?你从未走出那片桃林,也从未换过罗裙的红艳,就连左眼下的那颗朱砂痣,也从未淡过。
    是一种执念罢?我未曾着过红裙,也不过是因你不许;或是,因它的妖冶,因它的瑰丽,因它的风华只为你而存。只是,为何只许我日日凌白?
    终是不懂,桃林竹屋下的你,是看透红尘?抑或是躲避俗世?还是,简单地独居于此。应是为着某个人罢,是否,多年以前,也有一人救你于此?是否,你待我如此皆因由于那人?
                                                                          四
    许是太久没有过俗世的来往,竟不知时间的流走,已到了转眼即冬的时候。什么都没变过,又似乎什么都变了,一切发生的自然而然。你还是你,瑰丽的火红依旧衬你,只是,那个满身血污的我,已换了你予我的白袍裙裾。
    你总会一人独坐窗边,看窗外那一丛翠竹,看窗上的那一株兰草,还是看竹草....缥缈淡漠的眼神看不出任何色彩。
    时间怕是就这样不见的罢,竹子仍青翠,苔上躺满未腐的枯叶;兰草的植株多了几盆,没了从前的孤丽。
    林子里随你而居的老嬷嬷稀少了,你孤单冷清了。你却道我应去追寻自己的缤纷花雨,桃花再美也不过一个春季。没有言语,便不再重提。
                                                                          五
    河对岸的桃花开了,火红一片,是血染,还是朱砂相扮?你却轻轻抚着怀里的老猫,轻若未闻般,道,不过是惹了深谷里那株,梅花妒。
    今日不采些回来么?对上她的眼,依旧淡漠,话里却带了一丝情绪。任老猫窝于椅上,你将我拉至镜台前,随意拾过一支妆笔,蘸上朱砂,点于我眉间。瞧着铜镜中我的模样,你只道,终是大了……
    那日,我还是独自去了对岸,因你曾说过最喜初开桃花所。酿的酒,带着初春的清寒和最初的芬香。
    只是为何,归来后的竹屋,那抹无法忽视的火红却再没为我点上眉间那一粒朱砂……
                                                                         六
    窗台上的兰草发芽了,陈竹出了新笋。竹屋外,老猫守在新酿的桃花酒坛外,一道艳红的身影向着酒坛里洒着花。
    离开的你可知?那火红的桃花是她,血染了桃林。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