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华大学学生记者团

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

 
 
 

日志

 
 

云中谁寄锦书来  

2013-02-24 21:39:26|  分类: 网报精品(文艺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生记者 刘妮

       我对于书信这种物件的特殊感情,是从小就萌发了。
  儿时,总喜欢垫着凳子偷偷拿母亲放在衣柜上的木盒子,里面有很多东西:父亲年轻时画的水彩画、打毛衣的插图书、积攒的全家福的照片、还有父亲曾写给母亲的信······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些已经泛黄卷边的信纸,父亲隽秀挺拔的钢笔字,每个字句都像一首诗歌,一行一行整齐地排列,当时的我还不是很明白这一串串字符的含义,但总是莫名其妙地期待自己也能收到这样的一封信。
  长大一点的时候,古装剧开始在校园中风靡,总是幻想着能和一个温润的男子倚剑走天涯。而所有的一切,一定是以书信开始。与一个人互相通信,然后让情愫永远定格在信纸上。曾与一位闺中好友有过长久的书信往来,长长短短的话语或是诗歌。等到拾掇旧物时再看那些信件,其实更多的是描绘自己年少的时光。久远的往事已经了无痕迹,唯有纸上的痕迹不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消失。而总有一天,我们会循着这些蛛丝马迹,重新回忆和拼凑出曾经岁月。那是毫无保留的青春,那是写给时间的书信。
  在一篇写得流光溢彩的小说里,有这样一句话:“信是淳朴感情的一次伤感流亡”。我已经像一个为了满足自己的最初幻想的理想主义者那样,去怀念那些曾经放慢了脚步的日子。那时候,大家还会把沉甸甸的感情化作纸张上的符号,月儿冰澈或阳光明媚之时,笔端飞舞;那时候,大家还常常问候容易掉漆的邮筒,轻轻一声响,是一个念想的发出,一种期盼的发芽;那时候,大家住的很近,每天出门回家之时,迎面而来的总是一些熟悉又充满亲切的笑意的面容。
  现在,时代发展得很快,快得让人不知所措。于是总有那么一些人,不能适应这个变得面目模糊的世界,依然固执地做着不肯“与时俱进”的迂腐之人。
  保持了很多年的写信习惯,便是他们向这混乱的生活抗争的方式之一。他们喜欢写很长很长的信件,没有逻辑,仿佛只是一种随性而满足的呓语。可这并不孤独,书写的人知道,在某个阳光特别和煦的日子,会有一个人,拿着这带有他的体温的纸张,阅读他的灵魂,与其同醉。我想念着这样淳朴的浪漫。
  我还在想念成人仪式上,虽然身着正装但一身稚气的我们阅读着父母写给我们的信件的情景。我可能还是第一次这样坦诚地面对父母的苦心,那些所谓的叛逆与冷漠终于在这一刻融化。家书里,一笔一划都是来自父母的关心与祝福,写不尽的是他们无尽的爱与深情;我还在想念那几张永不遗忘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